• 遍傳曠古虛空打板的聲音:

    空!空!空!~

    一醒開眼,是薄如蟬翼的清晨和香噴噴的稻子和露水的濕氣。深呼吸,沁入滿滿的潔淨。

    漫山的綠,沸騰著一鍋歌,鳥兒的,癩蛤蟆的,山貓的,溪水的,怪熱鬧的。

    我,亦不過一個愚昧的路人,敢來迢迢領這份山水之情。

    萬年寺的最後一天,第一次,對佛祖許了三個願。問詢。卻聞到:佛其實是你的心,沒有外面的佛。這一身塵埃,自何惹來?那一念我身之執?

    似乎傳來打板聲,遠遠近近聲聲的梵唱。 

     

  • 2012-08-028月 - [私房話]

    寄存在7月最後一天自動取款機裡的銀行卡,居然找到了。

    這個有點白癡還愛笑的人,懷揣著一點點堅持,滿腦子荒誕、天真想法,就以為有堅不可摧的盾牌。這一次,是落荒而逃。曾以為自己會屢敗屢戰,勇往直前。

    看清楚些這個浮華的世界,看穿些偽裝的真實,看清些隱匿的虛假,不知道是否還能再相信,這個世界裡美好多過陰暗,歡樂多過苦難,還有很多事情,值得一如既往的相信。

     

    8月,希望你比7月那個怪先生對我好一些。

     

  • 改變,一點一點。

    亂七八糟的最近,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說清楚。

    很想一個人拖著行李去旅行,自己做火車自己找酒店,在車上不和陌生人聊天。在心裡鼓勵自己。

    多愛的曾經年少的時光,能否回到過去,多愛的一個人,能否複刻到一段清楚的歷程。

    外面在下雨,開始看積攢了那麼久的劇集。